《读书记》之

曼德拉岩画, 阿右旗的文化名片

“诗意曼德拉”群要疯了,10 月 10 日开始的诗会,就每天都有人往里发诗,现场写的,热乎着呢。14 日诗会结束诗人们从来处来,回来处去,这就疯得更厉害了,天天往里塞诗,你争我赶,个个亮出自己肌肉发达的手臂说,我写了,我写了。

前天,主办方爱青突然在群里说,同志们啊,先前你们写的关于阿右旗的全部诗篇我们阿右旗全部笑纳,现在,我们阿右旗有一个光荣的任务要你们完成并且相信你们一定能胜利完成 ,“为我们曼德拉岩画配诗”!啊啊啊,群情激动啊,配就配,谁怕谁。赶紧翻开从阿右旗带回来的沉甸甸的铜版纸印制的 16 开本画册,按照爱青同学布置的页码配起来吧。转动起你的大脑细胞吧,继续运动你的手臂吧。

这两天我盯着这本画册看,看着看着,被神秘的岩画拉进去了。说实话,那天在曼德拉山,我只简单看了一下半山腰的几块被铁栅栏保护起来的岩画,就再也没往山上走了,我的脚力不如古人,另一方面我想,反正有范荣南编的画册呢,看画册不一样吗?

荣南是阿右旗文物局局长、摄影家,曼德拉岩画就是上世纪 80 年代他跋山涉水(这只是一个成语,实际上阿右旗水很少)到处寻找摄影素材的过程中发现的。此前岩画无人问津,无人知道它的价值。直到范荣南出现,岩画终于遇到知音。范荣南一经发现这些岩画,立刻上报相关部门,相关部门一声令下:保护!这些岩画就成了国宝,成了阿右旗的文化名片。“曼德拉山岩画雕刻精湛,图案逼真,形象生动,古朴粗犷,年限可追溯到原始社会晚期和元、明、清各代,记载了当时的经济、文体、生活情景和自然环境、社会风貌。其题材广泛,内容丰富,堪称为中国西北古代艺术画廊,对研究中国古代游牧民族的社会发展史、民族史、畜牧史、美术史具有极高的艺术价值”(引自百度百科)。

以我非文物眼光来看,我觉得与其说到阿右旗看曼德拉岩画,不如说到阿右旗体验岩画与岩画间漫长的荒凉的戈壁,每忆起越野车穿行在犹如地球之外漫漫荒漠间的那个下午,我就痛感自己贫乏的语言。那是此行最让我震撼的一个下午,不痛哭一场不足以体现内心的复杂。这片浩瀚荒漠的每隔一段出现的巨石阵,就是先人们雕凿岩画的地方,它们分别是:苏亥赛岩画、乌库础鲁岩画、夏拉木岩画、海日很岩画、希博图岩画、阿日格楞台岩画。合起来统称巴丹吉林岩画。

本书即是这些岩画的摄影版,共计 150余幅。


责编:刘海钧